最終回歸之處
--

他睜開雙眼見到的是一片漆黑。

黑影中彷彿曾有人對他說過什麼言語,但他腦海中卻是一片空白。
威廉舉起右手來回收握後無力的落下,抵在雙唇上的手背彷似親吻。
有一個人、有一個人......

在他的心中遠處。

--



「最近大家必須勤勞一點。」人偶說道。


房間內的大廳正聚集著戰士們,最近聖女已開始挑選擁有復活資格的戰士,對於心存餘念而從十字架下被挑選的眾人而言就像是終於等到了願望。


「如大家所聞,聖女大人已開始挑選復活戰士。」人偶蒼白的手指著於沙發上端坐的騎士以及劍聖,「因此,接下來的目標是復活。」

威廉忍不住望向獨自佔領一角落的黑王子,對方正閉眼似乎對此話題毫無興趣。
「那麼以下這些人今天和我出去吧......」人偶語畢邊道出名字,被點名的戰士跟著後面離開了大廳。


散會後古魯瓦爾多依舊在角落懶散的斜靠著牆壁,他忍不住走向他的殿下,「殿下,早上好。」
古魯瓦爾多聞言睜開腥紅雙眸頗為疑惑的望著他,「嗯?」
他看著那雙紅眸突然有無比的熟悉感,彷彿許久以前也曾經歷過同樣的事情。
「今日小姐所說的復活一事,我一定會務必盡力為殿下得到復活之軀。」
古魯瓦爾多隨意點了頭後起身,「是嗎,隨便你吧。」語畢便要離開。




「殿下!」
「庫魯托少佐,」黑王子道,「復活於我而言的意義不過只是'' 改變 ''罷了,死亡對我而言才是''生命''。」
「別為我戰鬥,少佐。」他說,「既然不想戰鬥,那就好好的生存吧,亡者。」
古魯瓦爾多只留下背影,威廉嘴角扯出一抹難看的微笑。


「但為您而成為亡者似乎是我僅能找到的生存理由,殿下。」

---

似乎是一片血紅。

漆黑的夜晚、昏黃的燈光,以及彷彿能夠體會到濃厚鐵鏽氣味的鮮血四散。

而鮮血中央的那個男人抬頭似乎對他說了什麼話,無血色的薄唇勾起嘲諷的角度。

他跪下對那個男人回應,他看見他從血泊中走來。

居高臨下的看著他,那雙眸也染上了艷麗的血紅色。


他聽見那個男人對他說:「抬起頭來、」


---



「唔、」

「你正在做什麼樣的夢呢?」


威廉感到一陣胸悶後掙扎著張開雙眼,入眼的便是正趴在他胸前托腮看著他的人偶。

「啊,小姐......

「威廉,你做夢了嗎?」人偶伸手戳了一下威廉的額頭,「亡者也會做夢嗎?」

「不,我也搞不太懂這是夢境或是我的幻覺......

「你說著類似相信您以及我效忠於您的夢話呢,」人偶眨眼,「難道你效忠的不是我嗎?」

「我敬愛您,小姐。」威廉將人偶因趴臥在胸前而垂落的頭髮挽回耳後,「您給予亡者帶來生存的目標,並予我愛與關懷。」

「我喜歡你誇獎我,威廉。」人偶微笑,「而且我也喜歡你不那麼嚴肅的臉,但嚴肅的我也喜歡,唉呀,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了,我喜歡你,戰士。」

威廉微笑。

「你可得起床了,今天我要帶你出外戰鬥。」

人偶說著10分鐘後大廳見並蹦跳得出門。

威廉仰躺於床上看著天花板不禁想著方才人偶說的自己夢境中的言語。



血紅色的雙眸、血紅色的男人。

威廉想起夢中男人張闔的雙唇與之交談。

他想他們到底談了些什麼呢?



---


多日戰鬥後大廳裡精疲力盡的戰士們正在休息。

「嗨,這不是某人忠心的屬下嗎,怎麼沒跟著去戰鬥呢。」貝琳達邊說邊走向庫魯托少佐,「唉呀,難不成被拋棄了?」

「您多想了。」威廉將補充體力的液體一口喝下,並不打算與貝琳達多說話。

「據說我們的小姐想替王子先行復活,」貝琳達,「有什麼感覺呢,少佐?以後他的死亡便由你來擔任了,覺得幸福嗎?」

威廉放下杯子的手一頓。

覺得幸福嗎?

他以亡者的身分服侍他的殿下,覺得幸福嗎?

「我......


「來幫忙!」大廳的門口被用力踹開,人偶神色焦急。

「將古魯瓦爾多帶回房裡吧,」傑多隨手將沾染血的披風擱置在椅背,「任務完成了,小姐將為他舉行復活儀式。」


---


他似乎想起很多事情,也似乎什麼都是模糊的。


古魯瓦爾多將身上的鎖鍊斬斷後猛地站起身,抬頭一望便看見守在房門口的人偶以及抱著人偶似乎睡著了的威廉。

他睜眼便見到在角落已清醒的帝王。

暗之帝王向亡者走來,飄動的黑色與血紅混和的披風像是正在翻動的鮮血般刺眼。

他不禁想著這個畫面無比熟悉,突然想起自己夜夜夢見的便是這個男人。

他心中遠處的人突如其來的距離他極近。


他聽見他說:「跪下、抬起頭來......。」


TBC.

 


Comments




Leave a Reply

    夏游

    *綜藝咖
    *傘蜥蜴王子(臉型悲慘)
    *冷門路線
    *肌嬌讚,哭哭攻讚,必取(?)受讚!
    *雜食性
    *不咬人請和我當朋友TwT  

    Archives

    十一月 2013
    三月 2012

    Categories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