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C.C(性轉)x泰瑞爾

-

泰瑞爾仰頭急促的呼吸,對方壓在自己身上的重量、埋在頸邊的頭、偶爾溢出的低語吐息以及身下強烈的脹熱感都讓他感到呼吸困難。

「不、不行......慢、慢一......不能呼吸了.......」他艱困的將已軟弱無力的手推著C.C的胸膛,「你起來.......起來......!」
「等等,再一下就好了,等等。」C.C在他耳邊低喘,他將原本埋在泰瑞爾頸邊的頭抬起,視線從已泛紅的耳根到快速起伏的胸膛,再將視線轉回到皺著眉頭眼角也微微發紅的泰瑞爾臉上。
C.C笑著摸了摸泰瑞爾因呼吸而微張的唇再順著對方的下頷、頸線一路輕撫至腰側,「泰瑞爾,舒服嗎?」

去你媽的舒服,泰瑞爾心裡想著但卻沒有力氣張嘴痛罵眼前這個混蛋,他怒視著還在笑著的C.C心裡卻不停的想著各式各樣的話來準備好好的教訓一頓對方,「這裡是哪裡......你、你不知道嗎...!你居然敢在辦公室......辨公室做這種事情!要是隔壁間的人突然回、回來了,那該怎麼辦......!」

泰瑞爾將被C.C抓著的右腿使勁踢了一下對方的腰側,眼神不安地望著每兩個人一間的辦公室裡隔間的透明玻璃。
「放心吧,這裡隔音很好的......沒有人會來開我們兩個人的辦公室。」C.C眼神無辜地望著氣頭上的泰瑞爾,將對方踢他的右腳再次抓在手裡,輕輕地撫起泰瑞爾腳踝起伏的線條,「別生氣了,我們繼續?」

泰瑞爾怎麼也想不明白別生氣了與我們繼續上下句到底是怎麼用逗點接在一起的,C.C又再度伏在他身上撞擊了起來。

「你、你......,你真的.......」真的是全世界最不可理喻的混蛋了!泰瑞爾心理大聲地說著。
C.C彷彿知道他會說什麼一般地在他耳邊說著「真的是最討厭的混蛋了?但是全世界最討厭的混蛋喜歡全世界最可愛的你 呦,泰瑞爾。」
他彷彿清楚地感覺到臉上的熱氣更強烈的襲向他,泰瑞爾恨恨地想著,這樣是犯規的,這樣是犯規的,這樣是犯規的。
「抱著我?將你的手抱著我吧,這樣比較好受。」
「你不動......你不動我就好、好受了!」泰瑞爾說,「我不會......我不會抱著你的。」

他用力地搖了搖頭。

這是段不清不明的感情與關係,他有許久都因為自尊與忌妒而無法自在的面對C.C,為什麼現在他們會做這樣的事情其實他腦中也一片空白,就算對方不停地對他說喜歡自己他也無法相信。
無法坦然面對,也無法坦然接受。
對於這樣彆扭的自己現在腦中發熱的順著對方做起了這樣的事,但腦中唯一的死線便是絕對不會輕易開口或者做出對對方依戀的行為。
已經拒絕對方許久,如果出現了依戀的行為肯定會讓那個天才混蛋看笑話的。
泰瑞爾彆扭的有些享受這樣被對方寵愛但是又討厭對這樣的自己百依百順的C.C。

"滴" "滴滴滴滴滴"

在只聽得見互相壓抑不住的低吟與喘息聲中的辦公室突然響起了電子音。
那是什麼聲音......?
泰瑞爾腦中反應不過來的思考著,所有有電子音儀器的設備在他腦中跑過一次,直到他聽見進入辦公室的第一道門被開啟時的機械聲說著"進入第二辦公室請出示感應卡"

他腦中先是一片空白,接著身體緊緊的繃了起來,「C.....C.C!」

C.C先是被泰瑞爾繃緊的身體緊縮的重喘了一聲,接著語帶安撫的對表情驚嚇的泰瑞爾道,「沒關係的,說不定是別間,這麼暗是看不到我們的。」
泰瑞爾強力搖頭,「會看到、會的!是隔壁的......我忘記了,他說晚一點要回來拿資料的......!我、我忘記了!」
C.C看著越來越驚慌的泰瑞爾些微的揚起唇角,「被發現又怎麼樣呢?」他語帶天真的問著泰瑞爾。
「你、你說什麼?你說什麼呢!被發現當然會怎麼樣的......」
「讓大家知道我們的關係也是不錯的主意呀,至少你就不會老是兇我了。」看著對方驚慌失措以及聽著越來越近的腳步聲,C.C居然還頗有閒情逸致的微嘟著嘴撒嬌。
「C.C!」泰瑞爾憤怒吼了一聲對方的名字,隨即意識到自己音量太大,「你......你別這樣,我們先躲起來好嗎?其他的等等再說,你先出來......」
「我不。你正舒服著呢,我是不會做讓你不舒服的事的。」
「你!」泰瑞爾瞪大眼看著C.C,他覺得不僅是越來越近的腳步聲快逼瘋他,眼前這個高智商低情商的混蛋也快逼死他了。
「你......你幫、你幫幫我吧......」泰瑞爾無措的忘了一眼辦公室外已經看的到人影的同事,眼角已經完全泛紅了,甚至聲音還帶了些微哭腔,「拜託你......我不能被看見的.......你被發現當然沒有關係呀......你是天才,再怎麼樣都可以過得很好的......我只剩這裡了,別讓我再更難堪了......」
他忍不住自己鼻腔發酸以及眼睛開始泛淚這件事情,他甚至忍不住將自己被逼到絕路的姿態全讓對方看見了。
「求求你......」泰瑞爾雙手環上C.C的脖頸,將頭埋在對方胸膛無措地忍不住啜泣。

C.C在對方看不見的時候也忍不住的無聲大笑起來,也將雙手環抱著泰瑞爾並將人抱起,一起躲在了辦公桌下凹陷的置物處。
「你得好好的抱緊我喲,泰瑞爾。」C.C說,「不然我一不注意把你鬆手了,說不定隔壁的先生就會看見滿臉潮紅以及淚痕的你呦。」
泰瑞爾感覺自己像是站在全世界最高的山頂,往前一步是懸崖往後一步是陡峭山坡,能走出這種困境的唯一辦法就是緊緊的抱著眼前這個混蛋。
於是他只好動作輕到幾乎無法察覺的點了點頭,並將已環在對方頸上的雙手再抱緊一些。

「泰瑞爾,我最喜歡你了喔。」
他再度聽見這個混蛋犯規的低語,並且隨著因在狹小空間內不便動作的深處撞擊而微小的起伏。
突然覺得自己的牆角好像被誰撬開了一個大洞,要怎麼填補以及要不要填補......都還要再想想了。

--
 
 

腦練很多,性轉含不是者請點x!
--

持續一陣子的刺眼電光最後終於停下,泰瑞爾拿下護目鏡以及隔音耳罩後略為滿意地看著自己努力的成果,嘴角上揚。

「呼......」他吐氣。
持續地在實驗室工作雖然看起來輕鬆但卻頗花體力,作息不正常以及研究結果成功與否的壓力總是時刻背負在他身上。
要是能夠有幾天早點回宿舍休息就好了,他想,就像某個討厭的混蛋一樣。
想到自己金髮的那位同伴,泰瑞爾不禁咬唇。
說實在的也不是真的討厭對方,只是在自己努力的過程中對方總是比自己更先到達目標讓他開始有了消極的想法。

「不就是忌妒嗎......」泰瑞爾想,真是醜陋啊。
對於無法真心道喜而不甘心的心情感到十分醜陋。

"滴滴"
桌旁的通訊器泛起藍色的微光,打擾了泰瑞爾開始自我厭惡的狀態。
他拿起通訊器才發現已經有好幾封未閱訊息,皆來自方才他心裡所想的那人。

"嘿,你幾點回來?"
"看到簡訊回我一封吧?"
"你還在忙嗎?我們的同事好像下班後一起去酒吧了。"
"但我沒有去"
"你還在忙?泰瑞爾?"
"幾點回來?"
"救救我......"

泰瑞爾看見最後一封訊息忍不住想狠狠敲C.C頭一把的衝動,但冷靜下來後哼的一聲後開始緩慢的收起桌上的工具。
等到他回到工程師宿舍後看見的就是蹲在門口的落魄天才。

"泰瑞爾!"C.C快速地從地上站起來,"嘿!我等你好久,為何不回我訊息呢?你的實驗做的真晚啊!""
泰瑞爾哼哼的不回話,看看這個天才,嫌我實驗做太慢呢,怎麼不嫌嫌自己老是忘了帶宿舍卡出門這件事呢?
天才理應是要別人來幫他開門的,哼哼,看著傢伙站起來還不會有低血壓的情形呢,連體力都是天才啊。

「泰瑞爾?」C.C微低下頭看著心裡正誹腹自己的泰瑞爾。
「我聽到了,別靠這麼近。」他推開離自己越來越近的那張臉。
「你怎麼了?再生什麼氣呢?」
泰瑞爾無語的看了一眼C.C那認真想得到答案的雙眸突然覺得那種看見醜陋的自己的心情又回來了。
「告訴我吧?是人際問題嗎?雖然我可能也拿不出什麼好主意,你懂得,」C.C耳根微紅,「我不是那麼會社交。」
「你......你別關心我,你到底是真的少根筋還是在假裝不懂呢!」
泰瑞爾突然覺得自己真的醜陋到了極限了,對於一直因為忌妒而從未給過對方好臉色的自己,對於討厭卻又羨慕的C.C,以及他也說不上來的奇妙衝動。
「我討厭老是比不上你的自己,我忌妒著你卻又羨慕你,連自己都搞不懂到底怎麼了。」
「這樣的一切都讓我感到厭煩,看見你就會讓我越來越不像自己!」
C.C些微訝異的看著突然低聲抽氣的泰瑞爾,「泰瑞......」
「我現在不想聽你說話。」他戴起掛在脖子上的耳罩,「別過來!」

「嘿!」C.C伸手拉住想逃回房間的人,並且將他一邊的耳罩強硬的移開,「你討厭我?」
「是!」他說,「討厭!」
C.C搔了搔頭,「那該怎麼辦呢?」
泰瑞爾愣,抬頭看著露出困擾表情的C.C。
「但是我喜歡你,那該怎麼辦呢?」
「我......我怎麼知道該怎麼辦......」泰瑞爾說,「你放開我。」
「不。」C.C,「不,放開你就會逃回房間再也不見我了。」

「我非常喜歡你,請你告訴我該怎麼辦?」
 

--

 

    夏游

    *綜藝咖
    *傘蜥蜴王子(臉型悲慘)
    *冷門路線
    *肌嬌讚,哭哭攻讚,必取(?)受讚!
    *雜食性
    *不咬人請和我當朋友TwT  

    Archives

    十一月 2013
    三月 2012

    Categories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