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淪

07/13/2014

0 Comments

 
沉  


威廉庫魯托平時嚴肅的臉龐透出一絲瘋狂,他看著面前正托腮望他的暗黑帝王。

明知未來僅剩絕望與痛苦且與自己期望的安寧背道而馳,他依然毫無猶豫的將右手覆於他的心臟。

威廉庫魯托感受到手掌下激烈跳動著的自己,語意虔誠的道:「殿下,既然如此,我願奉上我的全部於您。」


語畢留下一片鮮紅,倒地的亡者,以及毫無反應的帝王。

「庫魯托少佐,你還真是個傻瓜啊。」


--

古魯瓦爾多閉眼坐在一片漆黑之中。

他靜靜的感受重新擁有血肉之軀的感覺,雖然仍舊偏涼但卻散發溫度的肌膚、需要喘息才能夠感到空氣的肺部,正在跳動的心臟。


「殿下,恭喜您終於成功復活。」威廉庫魯托如往常般單膝跪在他的殿下面前。

「是啊,這種感覺......」

"活著"的感覺如此奇妙,既脆弱又美麗的生命。

他突然想起他喜歡的便是這既脆弱又美麗的一切,並且無法控制自己的想收藏。

古魯瓦爾多抬頭望著眼前的亡者,「當你挖出心臟時,感覺是什麼?」

「是疼痛,殿下。」威廉道,「十分的疼痛。」

「只有疼痛嗎?」

「是的,因為疼痛太強烈了,其他的感受都無法體會。」


古魯瓦爾多微笑,「既然如此疼痛,是什麼讓你仍舊將他丟棄?」

威廉庫魯托抿起嘴唇。

「庫魯托少佐,當你撕開胸膛扯出心臟時,感覺到的是什麼?」

「......是愉悅,陛下。」


他記得那天古魯瓦爾多也是這般坐於他面前詢問他:「感覺是什麼?」

黑王子撫摸手中的貓標本,說著因為脆弱而美麗,因此才需要被留下,接著他說:「庫魯托少佐絕望及疲憊共存的心臟是什麼樣子的呢?擁有那個心臟的你,感覺到的是什麼?」

威廉庫魯托道:「我也很想知道。」

擁有這畸形生命的自己感覺到的到底有什麼?其實他一點都不明白。



威廉庫魯托只記得在他不斷重複掙扎之時古魯瓦爾多曾微笑的告訴他:你既然不願意擁有你的生命,不如給我吧?
於是他義無反顧的跟隨著他的王者。

威廉庫魯托甚至覺得他已沉淪於這種情境。

古魯瓦爾多將他從深淵拉起。
卻又將他隨手推回黑暗之地。



他已沉淪於古魯瓦爾多。於是盲目的跟隨著帝王由生至死、由生至死、由生至死。


--

「庫魯托少佐,你還真是個傻瓜啊。」

古魯瓦爾多擦拭亡者拉扯心臟時濺上的血液。
死亡才是曙光......
帝王獨自低語後忍不住微笑,「擁有無數曙光的你還真是令人忌妒又可憐啊。」

倒地的亡者微弱的發出呻吟似乎正逐漸甦醒,他抓著沾滿鮮血的胸口掙扎著睜開雙眼。
「若死亡對你而言才是寧靜,那麼就繼續跟隨我吧。」古魯瓦爾多起身,「來吧,讓我試試這副軀體的血液是否同樣溫熱。」

威廉庫魯托撐著配劍起身,儘管眼前的人方才正再度讓他陷入死亡及復活的痛苦輪迴,目光依舊毫無改變的朝向帝王。

「是,殿下。」

Fin.

TALK-

嚇油-
謝謝有看完的大家>333<
這次是為惹王子生日突發,原本想拍拍愉悅的主從但因為和小柏討論後還是比較喜歡生病(?)一點的主從..!所以還是任性的拍惹←
主題是就算被陰(?)還是堅定跟隨王子的威廉以及正在適應新身體新心情的王子(?)
謝小柏陪我突發愛你>3<謝若楓&罵包拍照!謝那天來幫忙的阿拜伸伸,拍到一半還下雨真是太坎坷XDDD
最後王子生日快樂!一輩子追隨殿下!(下跪

兔胚-
祝國王生日快樂!!!!!這次終於不是冥誕啦!堂堂正正的復活啦ヾ(*´∀`*)ノ
生與死這個概念對王國主從來說一直都是很糾結的話題吧,正因如此才萌!!!
威廉應該還是在心裡偷偷的覺得感謝不死的力量能讓他"被王子需要"吧<<就是這樣盲目的孩子
謝謝夏游熱得要死還出國王還有寫了這麼棒的劇本,愛你(>///<)還有攝影當天辛苦的肉包若楓以及來幫忙的阿拜伸伸,雖然當天被各種陰<<但是還是順利拍完了!
國王生日快樂!!隆茲布魯國運昌隆!!!((掏心臟

PHOTO THX
若楓
春鳴Ehans

SPECIAL THX阿拜
伸伸
 


Comments




Leave a Reply

    夏游

    *綜藝咖
    *傘蜥蜴王子(臉型悲慘)
    *冷門路線
    *肌嬌讚,哭哭攻讚,必取(?)受讚!
    *雜食性
    *不咬人請和我當朋友TwT  

    Archives

    十一月 2013
    三月 2012

    Categories

    全部